湖南佛教網——湖南省佛教協會官方網站

黃敏:“上馬殺賊,下馬學佛”說小考

作者: 來源: 日期:2019/5/14 14:27:14 人氣:742 標簽:

“上馬殺賊,下馬學佛”說小考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哲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摘要“上馬殺賊,下馬學佛”是抗日戰爭期間周恩來同志為南岳佛教抗敵活動所做題詞。然而,關于題詞的細節及來源問題,一直以來異說紛紜。本文在此擬就此說來源做一考察,特別對參與組織新佛教運動的巨贊、暮笳、明真等諸法師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稍作分析,指出該題詞的發生時間及相關人物問題上存在的疑問。說明題詞的發生時間應為1939年4月18-19日間。題詞對南岳佛道救難協會的成立及成立后的抗日救亡工作產生重大影響,并推動了廣西佛教界抗日救亡運動的發展。

關鍵詞上馬殺賊 下馬學佛巨贊暮笳南岳佛道救難協會

“上馬殺賊,下馬學佛”是抗日戰爭期間周恩來同志為南岳佛教抗敵活動所題,然而,關于題詞的細節及來源問題,一直以來異說紛紜。本文在此擬就此說來源做一考察,以期展現此說提出的歷史背景及其深刻的現實意義。

一、“上馬殺賊,下馬學佛”說回溯

查閱目前流傳的關于“上馬殺賊,下馬學佛”說的有關資料,可以看到,關于此題詞出自周恩來同志手跡應無疑問,但關于該題詞究竟起于何時何地、涉及的相關人物是誰等問題上則說法不一。

第一,認為此題詞與巨贊法師有關,是周恩來同志為巨贊法師及其代表的南岳佛教所題。如譚岳生的《上馬殺賊、下馬學佛——抗日戰爭中的南岳佛道救難協會及其活動》、梁賢之、劉小梅的《周恩來與南岳僧道》、唐灝的《巨贊法師與抗戰中的南岳佛道救難協會》、唐林生的《南岳佛道抗戰與啟示》、陳衛華、鄧子美的《巨贊與中共關系的歷史考察》等。然而,以上幾篇細節說法和文獻出處均可疑。

譚岳生的《上馬殺賊、下馬學佛——抗日戰爭中的南岳佛道救難協會及其活動》的表述是,1939年春,周恩來到南岳視察游擊干部訓練班并授課,與葉劍英一起接待各界人士,在國民黨中央通訊社的駐南岳辦事處主任顏友民引薦下,接見了巨贊和演文?!罢勗捒煲Y束時,巨贊拿出一本紀念冊,雙手遞給周恩來,請他題詞,以志紀念。周恩來高興地答應了,他接過紀念冊默想片刻,欣然命筆,在紀念冊上寫了上馬殺賊,下馬學佛八個大字”[1]。譚文認為,這次交談反響強烈,于是巨贊、演文為首發起南岳救國協會,于4月23日在南岳廟召開了僧道動員大會。

梁賢之、劉小梅的《周恩來與南岳僧道》與譚文大同小異,不過卻認為南岳以巨贊、演文、暮笳為首的法師們組織了一個救亡團體——南岳佛教救國協會,于是在顏友民的引薦下,周恩來在上封寺拜會了巨贊法師。[2]也就是說,南岳佛教救國協會的商議成立應在周恩來同志視察談話之前。

唐灝的《巨贊法師與抗戰中的南岳佛道救難協會》所說時間亦為1939年春,巨贊法師在上封寺見到了正在給南岳游擊干部訓練班做報告的周恩來和葉劍英?!爸芏鱽砜戳司拶澐◣煱l起的《南岳佛道救難協會告各地救亡團體同志書》后,連聲稱贊”[3],并當場寫下“上馬殺賊、下馬學佛”八個大字贈予巨贊法師。然而,對“上馬殺賊、下馬學佛”以及周恩來同志的講話內容描述,以上幾篇都無引用出處可查。

唐林生的《南岳佛道抗戰與啟示》同樣認為,1939年春,周恩來及葉劍英接見了巨贊和演文,周恩來看了佛教救國協會的宣言和簡章,巨贊請周恩來題字,于是有了“上馬殺賊、下馬學佛”八個大字[4]。該文給出了引文出處,一是唐灝、劉小梅前揭文,另外又給出杜導正、廖蓋隆的《名流寫真》[5]。除此之外,該文對上述文章的轉引中增加了兩處細節,一是周恩來同志說,根據佛、道教救苦救難的傳統觀念和宗教的特殊原因以及不宜上戰場的實際情況,建議將“教”改為“道”,“國”改為“難”,有利于團結僧道。二是周恩來鑒于協會宣言文字生僻一般教徒難于看懂,建議多引用經義便于接受,不必太深奧。此兩處細節與巨贊法師說法有出入,下將詳解。

陳衛華、鄧子美的《巨贊與中共關系的歷史考察》一文未注明題字發生時間,地點同為上封寺拜會巨贊,人物同樣包括黎友民等[6]。而轉述話語的引用同樣來自梁賢之、劉小梅的《周恩來與南岳僧道》一文,茲不贅述。

以上認為題詞與巨贊法師直接相關的說法有幾處可疑。第一,發生的時間均語焉不詳,只提到1939年春。第二,提到的前因后果不一致。按巨贊《從佛教青年服務團到湖南佛教徒抗敵后援會》一文所言,1939年4月間,他在福嚴寺后山樹林準備籌備救亡團體,包括上封寺知客演文一共5人,“議決名稱為佛教僧青年救亡團”[7],直到4月23日在祝圣寺席間商定籌辦地方性質救亡團體通過名稱為南岳佛道救難協會。這期間并無所謂南岳佛教救國協會這一名稱出現[8]。查明真法師《關于“南岳佛道救難協會”的回憶》一文發現,所謂成立南岳救國協會是在南岳游擊干部訓練班民運科召開。而當時任游干班副教育長的葉劍英同志提出佛教講究大慈大悲救苦救難,救國協會應改為救難協會。則所謂救國協會應在4月23日救難會名稱商定之前。但兩位當事人均未提及救國協會與周恩來題字有何關聯。第三,事件人物有疑。以上說法在《巨贊法師全集》及其相關資料中均無找到線索,與《從佛教青年服務團到湖南佛教徒抗敵后援會》一文不符。正如李湖江的《抗戰時期南岳佛道救難協會研究》所言,“如果確實是周恩來為巨贊法師所題寫,為什么這么重要的事件,巨贊法師的回憶錄竟然沒有提及”[9],且亦未見于與巨贊法師有關的任何文獻史料中。

經過筆者查閱資料發現,其實上述說法都要溯源于李陳濟撰寫的《周恩來與南岳僧道》一文。無論從題詞細節的論述、時間地點人物的刻畫看,該文都最為原始。然而,這篇文章其實是出自1993年的一本以宣揚宗門神異傳說為旨而匯編的《佛門神奇示現錄》[10]。那么,該書內容的真實性便值得懷疑。

第二,認為題詞事件的發生人物為暮笳。如張檢明的《上馬殺賊、下馬學佛——湖南宗教界抗戰紀實》所言,1939年4月,在巨贊等人商量發起佛僧青年救亡團后,正值周恩來在南岳游干班講課,并與暮笳交談,暮笳拿出自己的紀念冊請周恩來題詞,于是有了“上馬殺賊、下馬學佛”八字誕生[11]。這一說法得到明真法師印證[12]。但明真法師并未說明題詞的具體情形及發生時間。此后,如善的《巨贊法師與南岳佛教抗日運動》一文給出了發生時間。該文指出,1939年4月18日,周恩來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副部長身份抵達南岳并指導游干班工作。期間在上封寺題寫了著名的“上馬殺賊、下馬學佛”,在南岳佛教界引起很大轟動。[13]值得一提的是,該文并未提到暮笳,只對周恩來到訪南岳的時間進行了說明。查周恩來同志1939年活動年表及相關黨史資料發現,1939年4月18-19號期間,周恩來確實在南岳游干班講課。同年6月,周恩來由重慶返回延安,此后遭遇墜馬事件受傷。那么,周恩來同志在南岳題詞的時間則可能發生在4月18-19日期間。

二、“上馬殺賊、下馬學佛”說始末

另一問題是,盡管題詞時間可以大致確定,但是,題詞的字面意義及來龍去脈仍成疑問。上引諸多說法中,對題詞的解釋均大同小異。但大部分認為這是出自周恩來自己的解釋。不過,如善認為,“上馬殺賊、下馬學佛”的釋義是明真法師在南岳授課時給出?!鞍⒘_漢的第一個意義是‘殺賊’。不殺除煩惱之賊,就成不了阿羅漢。由此可見,在原始佛教的教義中,就已提出‘殺賊’這一說法。題詞中寫的是‘殺賊’,而不是殺人。這個‘賊’當然是指佛教中不能容忍的歹徒?,F在正有一伙日本惡賊,在大批殺人,只有把殺人的惡賊殺掉,才可以救出大批的同胞,這就是救苦救難、普度眾生,出家人只出家,沒有出國,所以同樣要保國愛國??箲鹁褪菤①\,殺賊就是抗戰愛國?!?a href="#_ftn14" name="_ftnref14">[14]本文認為此說較為合理,且更易于為僧徒所理解。

第二,關于題詞的來龍去脈。

據巨贊法師所言,1939年南昌失守后,湖南局勢動蕩,他于4月14日與南岳福嚴研究社的朋友一起商議,決定組織成立救亡團體,積極參與全國抗日救亡運動。此時商議的團體名稱為“佛教僧青年救亡團”。游干班一期培訓期間,這一想法得到時任教育長的湯恩伯,政治部主任陳烈支持。陳烈對巨贊草擬的民運活動宣言提出具體指導意見,即利用民眾對佛菩薩的信仰宣傳保家衛國的抗日運動,堅定抗日決心,同時利用佛教反侵略理論對日寇進行宣傳,使其厭戰反戰。同時聯合世界佛教徒做反侵略總動員。此后,巧遇田漢,田漢提出宣言文字過于漂亮,一般佛徒看不懂,要多引經文[15]。如此一來,李陳濟一文提到的由周恩來向巨贊提出宣言文字太深應多引經文一說便不攻自破。

此后,巨贊等人又在游干班的民運指導處進行了一次商討,此與明真法師提及的救國協會醞釀一事相符,明真法師還提出,在葉劍英建議下,救國協會改為了救難協會[16]。4月23日為僧道全體動員大會,商定籌辦地方性救亡團體名稱為——南岳佛道救難協會。然而成立大會直到5月7號才召開,葉劍英出席并發表演講,宣傳團結佛道各界聯合抗日團結一致保家衛國的精神。那么,周恩來題詞便應發生在南岳佛道救難協會成立前夕較為合理。而李陳濟一文又將“南岳佛教救國協會”改為佛道救難協會一說歸入周恩來名下,顯然毫無依據。

另外,這一過程的關鍵人物暮笳曾對4月間的事件經過有所描述:田漢、馮乃超等人在南岳曾做公開講演,又經過兩三位僧青年同志的奔走、聯絡、解釋,同時得到葉劍英、陳烈兩先生的指導和扶助,這才獲得了初步的成就。這基本與巨贊、明真法師的敘述相符?!八脑率巳沼捎胃砂嗾尾空偌淮紊滥嶙剷?,通過共同的討論,決定組織一個‘南岳佛道救難協會’,并產生了負責的人。五月七日便舉行成立大會,同時又開辦一個訓練班,容納兩院學僧和全山青年佛教徒,課程是包括各種戰時服務的知識技能?!?a href="#_ftn17" name="_ftnref17">[17]按照暮笳的說法,“南岳佛道救難協會”這一名稱的提出應為4月18日,這一說法與明真法師的回憶基本一致。那么,可以初步確立“南岳佛道救難協會”這一提法最早應在4月18日,由葉劍英同志提出。

由暮笳的上述描述可知,4月18日在游干班確實曾召集過一次僧道尼座談會,然而,周恩來同志是否出席了這次僧道尼座談會卻未能確定。故題詞是否發生在這一場合應存疑。恰好周恩來同志于4月18-19日曾在游干班授課,如此一來,題詞發生在這兩日的可能性最大??梢詳喽ǖ氖?,題詞雖未必在公開正式場合發生,但題詞的背景顯然與南岳佛道救難協會的籌劃有關。

值得一提的是,暮笳本人的相關資料中并無對題詞一事的相關記載。由于當時巨贊、演文、明真、暮笳等法師均為南岳抗戰救亡活動的積極分子,所以后人推測題詞的當事人可能為以上幾位便可想而知。

三、“上馬殺賊、下馬學佛”說之影響

以上對“上馬殺賊、下馬學佛”題詞的來龍去脈做了梳理,雖無法確定題詞的在場者為何人,但可以肯定的是,周恩來的題詞對南岳佛教抗日活動開展有著重要激勵作用。

根據巨贊法師所說,南岳佛道救難協會成立初期困難重重。8號開始訓練,每周授課36小時,分政治常識、佛學、軍事常識、救護常識等。對于救難協會具體如何救難,在諸山長老間生起疑難。他們怕訓練要荷槍實彈,又怕被政府抽當壯丁調往前線等等,對于如何上馬殺敵,僧眾并無概念。于是救難協會成立之后的幾天基本上是戰時基本知識訓練,加上僧眾的懶散,活動組織并不順利[18]。

然而,以巨贊、靈濤、明真、暮笳等為代表的愛國僧人積極奔走,真正踐行了僧人參與抗日對敵斗爭的后方工作,可以說是對“上馬殺賊、下馬學佛”說的實踐。南岳佛道救難協會的主要救難工作體現在后來組建的兩個實際活動團體:佛教青年服務團和流動工作團。兩個團體均以宣傳抗敵救國為主,但宣傳方式和活動側重點不同。

青年服務團實際上是巨贊之前希望組建的佛教僧青年救亡團的延續。在第九戰區的政治部主任胡越建議下,救亡團更名為“佛教青年服務團”并獲得備案。青年服務團以演文為主任、巨贊為副主任,于6月10日成立,總共十二人。由第九戰區政治部補助,同時聘請贊助人及自掏腰包,籌集活動經費。從青年服務團組織的活動看,他們主要跟隨抗劇八隊、電影一隊到地方做歡送出征壯士募款公演[19]。如參與七七事變兩周年紀念大會,散發《為“七﹒七”二周年紀念告同胞書》,出壁報、寫標語、發放慰勞品等[20]??梢?,青年服務團主要協作第九戰區政治部組織宣傳抗戰動員。如太虛在《抗戰四年來之佛教》所言,“宣傳本為僧徒講經說法之所長,故巨贊所領導之佛教青年服務團,閱時雖短曾以宣傳著稱”。[21]

此外,據巨贊法師所言,“佛教青年服務團成立不久,XX干部訓練班要我們派人參加受訓,以便擔任某種重要工作”[22],依該文所說,此種重要工作便與直接投身革命前線有關。[23]其中,理妙法師身先士卒堪為表率。他第一個報名披甲,奉命在湘北敵后活動區參與揭露敵情、破壞敵人交通等工作,最終在岳陽附近為敵人搜捕,遭酷刑慘死,成為抗日革命活動中犧牲的烈士和新佛教革命運動中獻身的先驅人物!

流動工作團則在青年服務團之后成立。由暮笳和紹賢兩位法師率領,主要在衡陽各地及湘潭等處工作。從《南岳佛道救難協會流動工作團》的宣言看,流動工作團的宗旨明確,即以佛教本位參與抗敵救國的革命宣傳工作,隸屬于南岳佛道救難協會監督指揮,團結救國僧青年。所謂流動,其參與方式就是多樣靈活的。但總體上有一個口號,“展開佛教反侵略宣傳的陣地戰,保衛我們的祖國,保衛人民的道場!”[24]可見,流動工作團一方面隨時參與后方救援,同時以宣傳反侵略,激發民眾參與抗日斗爭為主。暮笳還認為,今日的佛教革命工作要擺在淪陷區,針對敵人利用佛教作為征服奴役中國國民靈魂的手段予以反擊,要在淪陷區抵制和揭發敵人利用偽佛的陰謀。所以,流動工作團的工作還應體現出“站在佛教崗位”上,運用一切佛教的方式接近民眾服務民眾,不要脫下僧袍,以此區別于其他一般化的戰地服務團體。[25]從流動工作團后來參與的實際工作看也是如此。如6月23日參與敵機轟炸后衡陽的消防救護工作,沿街向被難同胞家屬慰問,與其他救亡團體緊密合作,發表抗敵演講,出大幅墻報和標語,聯絡寺院發起“追薦陣亡將士及被難同胞法會”等等。

在南岳佛道救難協會的抗敵救國行動表率下,湖南各地區的佛教革命運動如火如荼。巨贊法師熱心奔走,克服重重困難,發起籌備湖南佛教徒抗敵后援會工作。9月8號最終確立聯合佛道教徒成立“湖南佛道教徒抗敵后援會”[26]。然而,諸山長老的意見不一及各自瞻前顧后等種種原因,7月12號擬提廟產補助政費的消息一出,僧徒情緒動蕩,9月底佛教青年團解散,救難協會及湖南佛道教徒抗敵后援會便偃旗息鼓。不過,愛國僧青年的革命熱忱并未消退,在南岳佛道救難協會的新佛教運動影響下,巨贊、暮笳等諸法師轉戰西南地區,將抗敵救國的火種傳遞到廣西佛教界,于是有了《獅子吼月刊》這一宣傳新佛教運動的刊物誕生。從《獅子吼月刊》的發刊詞及編者暮笳等人的寄語看,《獅子吼月刊》可以說是南岳佛道救難協會工作時期的經驗總結及宣傳革命救亡工作的精神延續??偟恼f,南岳佛道救難協會在國共合作時期發揮著后方支援團結軍民的積極作用,為佛教愛國僧眾投身抗日,參與救亡革命,宣傳新時期佛教革命運動做出了巨大貢獻。



[1]《中國宗教》2001年第3期。

[2]《文史春秋》2004年第9期。

[3]《團結報》201085日,《中國民族報》2010831日。

[4]《衡陽師范學院學報》2011年第5期。

[5]此出自《解放日報》2007-01-028)。

[6]《宗教學研究》2013年第4期。

[7]《巨贊法師全集》第二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年,第752頁。

[8]巨贊《奔走呼號一整年》回憶,民運指導處確實曾商議過動員南岳僧道一起參加救亡的辦法,但未商定名為救國協會?!毒拶澐◣熑返诙?,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年,第875頁。

[9]《宗教學研究》2016年第2期。該文作者認為,只能推測為周恩來間接為巨贊所領導的“南岳佛道救難協會”題詞較為合理。實際上從巨贊自身對南岳佛道救難工作的回憶看,其時南岳各派關系復雜,言巨贊所領導亦頗難言。

[10]《佛門神奇示現錄》,李陳濟主編,廣西民族出版社1993年。

[11]《湘潮》2005年第8期。

[12]見明真《關于“南岳佛道救難協會”的回憶》,“周恩來同志曾為暮笳題詞說上馬殺賊、下馬學佛”。

[13]《法音》2015年第9期。

[14]如善文指出,該處引自增瀛洲編《抗戰中的南岳》,中國黨史出版社,2010年版。

[15]《巨贊法師全集》第二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年,第752頁。

[16]明真:《關于“南岳佛道救難協會”的回憶》。

[17]暮笳:《炮火下的一群僧青年》,《南岳佛教抗戰文獻匯編》,團結出版社2015年,第117頁。

[18]見《巨贊法師全集》第二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年,第753頁,又876頁所言,因中途有僧人偷懶溜走,引起遷單爭論,鬧成僵局,管理便無法持續。

[19]《巨贊法師全集》第二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年,第878頁。

[20]《巨贊法師全集》第二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年,第755頁。

[21]《獅子吼月刊》第一卷。此與《太虛大師全書》記錄稍有出入,讀者請自行查閱辨別。

[22]《巨贊法師全集》第二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年,第867頁。

[23]據巨贊回憶,第九戰區政治部特發來代電,“佛教青年服務團……日內親赴前線參加實際工作”,得到國民政府嘉許,與參加特殊訓練投身前線的情況相符?!毒拶澐◣熑返诙?,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年,第760頁。

[24]暮笳:《炮火下的一群僧青年》,《南岳佛教抗戰文獻匯編》,團結出版社2015年,第118頁。

[25]暮笳:《佛的弟子怎樣起來救國》,《南岳佛教抗戰文獻匯編》,團結出版社2015年,第113-115頁。

[26]《巨贊法師全集》第二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年,第761頁。

首頁圖片廣告3
分享按鈕 亚洲sss无码整片在线播放